<thead id="cw3as"><samp id="cw3as"></samp></thead>
  • <code id="cw3as"></code>
    <tt id="cw3as"></tt>
  • <blockquote id="cw3as"><u id="cw3as"></u></blockquote>

  • <small id="cw3as"><menu id="cw3as"></menu></small>

    1. 中國企業的“大敗局”陷阱

      更新時間:2019-11-25   |  大學生就業指導服務中心

      中國企業的“大敗局”陷阱

      2019-11-22 14:42

      來源:互聯網

      “龐大、耀眼、長盛不衰。”

      這是講述“用戶體驗”經濟的《感性商業》一書,對于摩托羅拉鼎盛時期的描繪。在本世紀初,這家電子產品領域當之無愧的世界級企業,一度被來自國內的工程師們譽為“外企中的國企”——盡管彼時資本市場里湮滅的優秀企業已經車載斗量,但人們還是熱衷于相信有關這家公司基業長青的種種可能。

      這并不是中國人的一廂情愿,事實上,一則源自公司內部的調查也揭示了相似的信心:不少摩托羅拉的員工都堅信,自己一定能在這家企業奮斗一生并體面退休。

      遺憾的是,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的這一樸素愿望最終都并沒有能夠實現,后續的故事里,一家源自于芬蘭的木材工廠的狂野崛起,迅速打碎了這一跨國巨頭傳承百年的美夢。

      即使是在這一手機領域的傳奇企業猝然垮塌的那一刻,履歷表上,關于他們過往所締造的種種歷史依然熠熠生輝。作為美國股市長期以來的“排頭兵”,他們的最高市值接近千億美金,年營收額超過400億美金,全盛時期占據了中國超過80%的手機市場。

      出于對技術的狂熱崇拜和高瞻遠矚的思考,他們甚至一度動用了數百億美金級的投資發射了數十顆衛星,并借此建立了覆蓋全球通信的銥星通信系統——這個故事幾乎讓埃隆·馬斯克身上的神話色彩都變得黯淡無光。

      但它最終還是無可避免的走向了衰亡。時至今日,這間曾被無數技術人員視為“精神家園”的企業早已分崩離析,它在人世間留下最后的驚鴻一瞥,也不過是英國學者羅伯特·科爾維爾的那句頗帶“馬后炮”色彩的墓志銘:

      “在對行業加速發展的趨勢預測失敗之后,它迅速從天下無敵變成了明日黃花。”

      這并不是資本市場上倒下的第一間跨國企業,但或許是最具有啟發意義的一樁失敗案例。在那之前,市場上關于企業生命周期研究的書籍可以說是汗牛充棟,無數商業學者前赴后繼,只為揭開那些能令企業“長生不老”的秘方。

      這之中,美國斯坦福大學商學專家吉姆·柯林斯和杰里·波勒斯在經歷了數年苦心孤詣的科學調研后,終于相信他們找到了通向基業長青的道路,這些總結于18家平均年齡高達92歲企業的“經營秘籍”,被寫入了他們1994年公開出版的《基業長青》一書中,以期能為所有的商業人士提供一種“一勞永逸”解決存亡焦慮的辦法。

      然而現實終究是殘酷的,一份調研報告顯示,書中列舉的這18家存活了近百年的“高瞻遠矚”公司,近一半(8家)僅僅在20年后的今天,就已經不得不面臨艱難求生的窘境。

      在這基礎上,屬于摩托羅拉的悲劇命運則傳達了一種更為傷感的論斷:“一家企業從風光無限到瀕臨破產,這中間可能并不需要犯下任何的錯誤,只需要有一家比它更出色的公司出現。”

      這也是為什么在《基業長青》出版后的第五年,加里·哈默爾在《哈佛商業評論》上匆匆寫下了那一段話:

      “面對現實吧,此時此刻,就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某間車庫里,一個創業者正在專心致志的鑄造一顆子彈,那上面刻著你公司的名字。”

      01

      對于這一令人不安的描述,哈默爾給出的解決辦法是:“先開槍”。

      這一看似邏輯合理的手段早在彼得·德魯克的管理學中就已經有了另一種相近的表述方式:“淘汰自己,否則嚴酷的競爭將淘汰我們”。

      時至今日,伴隨著企業競爭格局的愈發激烈,這種“自戕”性質的演進模式正在得到越來越多企業領導者的認同,另一方面,以闡述“自我顛覆”為主題的創新論壇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增加著。

      在最日新月異的互聯網領域,拒絕顛覆似乎已然成為了一種原罪般的存在,每一個經歷大加速時代價值理論洗腦的創業者似乎都相信,自己的企業生來就是為諸如“極致的創新”、“改變世界”這樣的字眼而活著。

      另一邊,高速迭代的企業部件也催生了管理者們內心深處的“忒修斯之船”恐懼。

      這一恐懼在3M公司的案例中體現的最為明顯,這家2018年入選世界品牌500強第86位的商業巨擘,正如它的名字(Minnesota Mining andManufacturing Company)一樣,最初只是由五個年輕人在明尼蘇達州創辦的一家采礦公司,像其他所有的采礦公司一樣,這一企業最初的業務只是經營礦砂,不久之后,他們發現另一行業有著更為廣闊的發展前景,隨即轉行做了砂紙,并大獲成功。

      在那之后,3M的“離經叛道”隨之一發不可收拾,從開始的砂紙砂布,到世界上第一塊交通反光標識,再到第一盤錄音磁帶,甚至于透明膠帶、便利貼、美國登月宇航員尼爾·阿姆斯特朗腳下的合成橡膠鞋底,也全部成為了3M的龐大的業務線之一。

      數據告訴我們,今天,全球有超過50%的人每天直接或是間接的接觸著3M公司的產品,從基業長青的角度來看,這當然是一個令人羨慕的正面案例。然而另一種角度來看,現今如日中天的3M,和當初那家專注于采礦事業的公司之間留存的關聯,恐怕十分耐人尋味。

      一家致力于采礦業務的公司,在“活下去”的愿景指引下,最終成為了生物服務類產品的制造商,這不能不說是一場關于“顛覆式創新”的黑色幽默。

      而這一黑色幽默的造就者,無疑是企業對于“衰敗”這一命運發自內心的恐懼。

      02

      毋庸諱言,“活著”是企業眾多目標實現的前提,但它絕不意味著企業經營的全部。

      而在那之外,無論是安德魯·克萊曼的《大失敗》,還是尹敬勳的《28個頂尖企業的失敗》,源自商業寫作中的這場突然的“敗者審視”浪潮,本意都在于通過研究反面案例來探索經濟數字背后的規律,卻在層層的傳遞之后,成為了一場爆發于商業領域的“成王敗寇”論調。

      仿佛是在一夜之間,企業失敗的標準從經營不善被拔高到了死亡,人們也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這個事實:企業是因為衰亡而失敗,而不是因為失敗才衰亡。

      這之中,諸如“大敗局”之類擲地有聲的詞匯,也都在向外界源源不斷的強化著這一危險的傾向。

      而這一傾向的背后,是人們對于商業的天真觀念,一部分篤信“敗局焦慮”的人認為,通過衰亡恐懼的營造,可以激勵企業不斷的創新,從而優化市場的整體體驗。

      最終,迎接這一浪漫幻想的是殘酷的現實。

      早在上個世紀的美國,亞歷山大·格拉漢姆·貝爾創建的電話電報公司,就曾出于對自身利益的考量,選擇通過各種手段將錄音機、電視機和傳真機引進的時間大幅推遲,另一邊,愛迪生的律師也在想方設法的阻止電影產業的興起。

      而時至今日,那些大型燃油汽車公司對特斯拉所做的事,幾乎和他們的祖先對發明了交流電的尼古拉·特斯拉所做的如出一轍。

      哈佛大學學者吳修銘(Tim Wu)甚至專門為這一現象發明了一個新的稱謂:周期(The Cycle),意指那些創新型企業被同業者和壟斷企業無情扼殺的過程。

      同樣是對創新與守舊的描述,五百年前的古意大利歷史學家,《君主論》的作者尼可羅·馬基雅維利在書中描述的更為深刻:

      “對于創新者來說,一切在舊環境中表現出色的人都是敵人,而那些有可能在新環境中表現出色的人,都是不溫不火的捍衛者。”

      反之亦然。

      03

      在美國的“車庫貝索斯”們面臨著行業巨擘們無情的封殺的時候。大洋彼岸的中國,一場關于“敗局”的陷阱,同樣在互聯網行業醞釀。

      只不過,不同的是,相較于美國市場的遏阻,國內的市場固化方式,更多的還是一種“開放式”的加入。

      這種加入模式還有一種更為通俗易懂的表述:追風口。

      近五六年的時間里,“互聯網+”在各個傳統行業快速展開和推進,互聯網企業扎堆“風口”的現象越來越呈現泛濫之勢。

      無論是2014年的移動支付,還是2015年的互聯網+,亦或是2016年的 VR、2017年的人工智能、共享經濟、區塊鏈,資本的助推之下,眾多互聯網企業,通過“借鑒”和“抄襲”,將處在風口下的新業態借助于粗糙的低水平加工后,再快速地橫向復制。

      而在慘淡離場之后,這些曾經競相追逐“風口”,最終只淪為了一個又一個的“互聯網泡沫”。

      摩拜單車一炮而紅,數月之內催生了近百家全新的共享單車品牌,區塊鏈技術大熱,又是一夜之間,成千上萬的金融機構打著區塊鏈的名義大肆行騙。

      龐大的資本涌入背后,一個新興的藍海市場眨眼間就變成過度競爭的紅海,但多數進入者都停留在商業模式的簡單模仿和抄襲層面,而在產品打磨、用戶體驗提升、科技創新和模式深耕等核心方面卻鮮有建樹。

      另一邊,源自BAT等互聯網頭部品牌的焦慮也在同樣深刻的影響著這個行業。

      幾年前參加《荒野求生》的時候,李彥宏對著鏡頭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:“(這么大的公司)其實時時刻刻都蘊藏著危險,指不定出一個什么新的技術,就把你的公司顛覆掉了”。

      龐大的焦慮感放大了這些巨頭們的一舉一動,互聯網上,一場接著一場的“圈地運動”驅趕著新興的創業公司尋找歸屬,迷茫的年輕人仿佛心理學中的“羊群效應”一樣疲憊奔波于各個“投資未來”的戰場。

      最夸張的時候,美團CEO王興在飯否上開玩笑說:“覺得區塊鏈公司的前臺小姐都比別的行業的好看。”

      看起來,經歷了硅谷式的“被顛覆”噩夢之后,基業長青的關鍵終于被來自中國的企業再度掌握,相比于資本主義式的壟斷和扼阻,屬于內地市場的這份秘訣簡單而又粗暴:不要溫和的走下牌桌。

      當騰訊苦心經營的小程序最終被證明是一場“墻外的人想進來,墻內的人想出去”的圍城式結局,當PC時代高呼“淘寶不會停下來等你”的阿里ALL IN技術,當向來以低調示人的美團振臂高呼:“移動互聯網已經進入下半場”的時候,偌大的中國互聯網市場,還在晃晃悠悠記錄美好生活的,只剩下張一鳴和他的抖音。

      11月16日,據國外媒體報道,抖音的海外版短視頻平臺TikTok正在美國市場進行一項測試,允許一些視頻創作者將電商鏈接添加到分享的視頻片段中。

      回望過去,強生公司前CEO拉爾夫·拉森在談論企業如何面對未來時說過這樣一句話:“成長的本質是一場賭徒的游戲”。

      同樣一句話,有人看出了時運的意義,有人揣摩到了勇氣的價值,還有人賭紅了眼、賭上了癮。

      版權所有:河北經貿大學就業工作處     技術支持:河北經貿大學移動電子商務課題組     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學府路47號     招聘郵箱:jm87665333©126.com    

      0311-87665333(企業招聘)     0311-87656965(就業管理)     0311-87655651(就業指導)
      您是本站的第位訪問者

      江西快三预测